Vealin

SuperBat/Ëa Arda/Tengwar Sarati Calligraphy

超蝙不拆不轻易逆,永久居住阿尔达的糟糕书法家,咸鱼画手可能最近在作死

sy Vealin
ao3 Vealin

【超蝙】【授权翻译】All We Are, and All That We Will Be

标题:All We Are, and All That We Will Be

作者:Mithen

翻译:Vealin

授权:Mithen Thu 12 Apr 2018 10:26PM EDT
Oh my God, I am so, so far behind and I can't remember if I answered this elsewhere, but please do feel free to translate this if you're still interested! I'm so glad you liked it!

原作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chapters/225816?show_comments=true#comments

译者说在前面的话:今年很早的时候第一次看这篇文,当时被这个温柔又悲伤的故事深深吸引了,后来翻出来看了很多遍,决定自己翻译一下它。估摸着十年前就有GN在sy上译了,自己再渣翻一次就当给刚入圈的新人塞份安利XD 如果喜欢的话请给原作的Jen女神(Mithen)留言打Call!原作语言的优美我真是表达不出它的百分之一。

作者总结:

蝙蝠侠四次遇到来自未来的超人。这个想法取自《全明星超人》里一个故事的暗示,我有意地选择了它们赋予与原来不同的含义。啊……享受同人的乐趣……

 

For him, in remembrance of all we are...and all that we will be...

 

它第一次发生在他开始过作为蝙蝠侠的双重生活的八个月之后,他更愿意相信那只是个幻觉。那是距他第一次遇见那个外星英雄的一个礼拜后,也是从那时起他便睡得不多。他总是忍不住想,他们的见面本该更顺利些,但是似乎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方式。他曾在人工合成氪石上花过大工夫,为此他内心深处有些不安。但它是必要的。它不得不是必要的。然而他努力抓住的那一点点睡眠时间远不及他所需,梦里……充斥着不愉快的画面。

所以当蝙蝠洞坚实的墙壁融出了一个洞,然后一个金色的超人走了进来时,蝙蝠侠相当确信自己已经在电脑前陷入了梦境。

梦中的超人看起来确实很像他上周遇见的那个,不过浑身由金子铸就。不,不是由矿物铸成,那金色看起来几乎是活物;它流淌着水银般的光泽,在它的表面,半显的图案纠集成无数错综复杂的漩涡。那是这样的图案——它会使你觉得假如你看着它们足够久,宇宙的意义也尽显其中。

那个幻影在背后凝望着他。那双闪亮的手突然在他身侧握紧,他兀地冲上前,又停下了脚步。

“布鲁斯,”梦低声说着耳语。

与形体上的种种的怪异之处相比,他的声音倒是和那个真实的氪星人一样,那让布鲁斯转过去看他成了可能。有趣,他居然会想象超人知道他的真名,他心不在焉地想道,那个秘密还没有人发现呢。

“布鲁斯,”那个声音又说话了。

布鲁斯回头看时对上了他金色的眼眸。它们是他潜意识里最没说服力的影射了,他想道。却在无法再将自己的目光从那儿移开。因为真实的超人的双眼中满是愤怒、警惕和怀疑,而梦中的他眼眸却是如此亲切而温暖,还有……至深的悲伤。

“我很抱歉,”他听见自己说。

金色的超人轻噎了一声,“你很抱歉?为什么?”

“我很抱歉我在尝试合成氪石,我希望我能相信你,但我做不到。”这只是一个梦,所以向他坦白并不要紧,“我对此……感到很内疚。现在,你会离开并让我好好睡个觉吗?”

那双美得不可思议的眼睛明亮了起来,好像其中蕴含着某种笑意。“哦,你觉得这是一个梦?”“这难道不是?”

那个影像摇了摇头。“不,这就是我。来自五万年后的我,但依然是我。我们终于成功调试了技术,所以我才能来到这里而不会扰乱一切。为了见你。”那双金色的眼睛注视着他的,就好像他在渴望着什么,但布鲁斯能给予的唯有歉意。

“这看起来是我不省人事时的典型特征了——为这些存在的可能找个伪科学的理由。”流光溢彩的超人忍不住笑出声,那个灿烂的笑声回荡着,让布鲁斯的嘴角也不经意地翘了起来。他听起来的确相当荒谬。“如果我只是想表示一下我的内疚,我可以做得更简单一些,”

“内疚?”那个幻影抬起一只手,欲前又止。“你不必在内疚上浪费时间,布鲁斯。每一刻都是完美的。我们一起喝咖啡的时候,你在致力于阻止我的时候——它们都是弥足珍贵的。每一刻都愈发明亮。”

这次布鲁斯大笑了起来,“我很抱歉,”超人注视着他,“我试着想象我们像老友一样坐在这儿喝着咖啡。但我实在想不出来。”幻象深情地笑着,“我以为你的想象力会更丰富些,布鲁斯。”他扬起了头仿佛听着来自深远处的声音,“我得回去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看你。可能得……过上一阵子。”

布鲁斯愉悦地嘘走他,“你已经从我的良心里收到了消息,你可以让我清净会儿了。”

“去睡觉吧,布鲁斯。”那个影像退后了,依然望着他,然后消失不见。

布鲁斯打着哈欠伸懒腰。计算中途在电脑前打瞌睡可不是个好兆头。如果他的潜意识已经沦到发送一个金属超人来告诉他去睡觉,也许他还是去休息一下为好。他到楼上的床上睡下,这是一周以来第一次他睡得安稳,没有梦。

第二天他开始做抗拉强度更大的减速绳。他告诉自己并没有放弃氪石项目。他只是……降低了它的优先级。

: : :

葬礼就要开始了。蝙蝠侠站在镜子前凝视自己。他不想参加。他不想让人们揣测他是否在暗地里窃喜那个强大的外星人终于死了。他并没有窃喜……

对他……是些别样的感情。

有一些东西似乎堵在他的胸口,扭着发痛。克拉克死时他甚至不在那里。杰森托德死后,他和超人几乎没有说过话。一切都不对劲,他们总是在努力维持礼貌,仅此而已。

他想过要超人死吗?他感觉整个人一团糟,被一种如恨意又似怒意的悲痛折磨着。他应该对地球失去了它最强大的守护者感到伤心,而不是这种……渐渐逼近、黑暗得让他想怒吼,用拳头狠狠地砸冰冷的石墙直到自己受伤的东西。

他甚至不在那里!

直到一个声音回应了他,布鲁斯才意识到自己说出了那句话。

“我从不需要你在那里。”

蝙蝠侠感到眼花,他依旧紧紧握拳,看着几年前在梦中见过金色超人站在那儿。“你从不需要我——从不?”那影像的话都好像将他的世界变成骇人的废墟,又惨淡地空白,他甚至不能细看。

“你总是在这儿,布鲁斯,无论以何种方式。即使……你人已经不在了。你总是和我在一起。”这一次梦中的超人的双眼有些不同,没有那么悲伤,但不知怎么地更难正视。“永远。”

布鲁斯狼狈地坐下,无法思考这个幻象说的,然后有那么一秒猛地想到自己大概完全失了心智。“我在产生幻觉。”他这么告诉自己。

“我之前就说了,布鲁斯。我是真的超人,来自六万年后的未来。”

布鲁斯伸出一根手指得意洋洋地指着金色的超人,微微有些颤抖。“哈,现在我可逮到你了。你不可能是真的,你也不可能来自未来。因为……你已经死了。”他对自己的逻辑推理十分满意。那逼近的黑暗之物想让他后退哀嚎,坐下看着他自言自语。

“我没有真的死。”

布鲁斯哼了一声。“你看上去可的的确确是死了……(而你甚至不在那儿!)……在录像带上。”

那个虚幻的克拉克交叉起双臂,陷入了思索,“肉体的死亡和灵魂的死亡是不同的。肉体死亡后灵魂依旧可能延续……保存着,等待着。那不是真正的死亡。当灵魂逝去时……才是真正的死亡。那就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布鲁斯从椅子上站起来,双手紧握着电脑桌。“我不能错过了葬礼,就因为我在跟自己臆想出来的幻象进行形而上学的胡扯,”他咆哮道。

他转头看向超人笑容明亮的脸,他的面庞闪耀着镀金的荣光,宛如日出。

“待在这儿跟我说会儿话吧,布鲁斯。为了跟你说话我已经……等了很久很久……”

布鲁斯发现自己又坐下了。“你已经死了。”他茫然地重复着。

超人眨了眨眼,睫毛如丝丝缕缕的金属掠过闪耀的双眼。“那困扰你了吗?”

那黑暗之物的触须箍住了他的咽喉,让他几乎不能言语。“又是我在愧疚了,”过了一会儿他说,“我们关系不和的时候你死了,那让我感觉糟透了。所以我创造了一个金属的你的影像来安慰我,好让我相信——哪怕就一会儿——你不仅没有死,而且你会永远活着。”

“不是‘永远’,”那个超人的形象立即说道,“只是……很长很长的时间。与永恒相比千百万年也不过一瞬。”

“那么,告诉我,”布鲁斯无礼地说,想到他在跟这个幻觉聊天,就要错过超人的葬礼,“过去的六万年里你在干什么?”

“主要在建立超人小队,”布鲁斯礼貌性地抬了抬眉毛,他幻想中的克拉克继续说道,“那是一个来自不同时代的超人和超女的团队。我的晚辈们。我们在超时空堡垒工作,维护超时空秩序,保卫现实世界不受时空错乱的威胁。”

“他们都是你的后代?一个欢乐的大家庭?”

那个已故者的影像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,“好吧,他们有些人自大还很讨人厌,他们一点都不像我,一点都不。”

布鲁斯笑了。“看,那就是我怀念你的地方,克拉克,你怎么都不会边变的自以为是。”

他灿烂的笑容铺开去,“而我会想念你纡尊降贵的无礼。”当他抬起头,与什么看不见的人说话时,笑容消失了。“那么快?你不能……”他咬着唇,听着。“不,我明白了。当然。”他的目光转回当下,“我得走了。”

“好吧,感谢幻觉,”布鲁斯明快地说道,但那个影像大步走向他,几乎近得就能碰到他了。从他身上流淌出的光晕好像切实地能触摸到,布鲁斯可以从肌肤上感受到它,就像阳光和天鹅绒,温暖又让人安心。感触幻觉。有意思。布鲁斯可以在那光泽的肌肤上看到自己的倒影,碎成一块块地,摇晃变换着。他瞥见一双狼似的蓝眼睛,那看起来——他别过头去。

“布鲁斯,”超人急切地说,“我不是你的幻觉。我是真实的。我要告诉你,我没有真正地死去。我会回来的。”他走开去,向着蝙蝠洞的墙退去。“我想……我回来的时候是蓝头发?”影像皱了皱眉头,“不是蓝色的就是其他相当糟糕的发型。我记得那个发型。我在想什么呢?”他心不在焉地说着。

蝙蝠侠已经戴上面罩,正在电脑上打字给飞机下达指令,不去看那个金色的超人。是时候来处理实际问题了。他还可以赶上葬礼的尾声——不公开地,但是以他自己的方式。不知怎地,那个驱使他用拳砸墙到流血的黑暗冲动似乎减轻了,恰好能让他正常行动起来。

在他背后,克拉克的声音说道:“我会回来找你的。”

当布鲁斯转过身,那个幻象已经消失了。

: : :

到下一次的时候,他已经意识到那不是幻觉:如果那是虚构的,那么金色的超人对自己的回归也知道得太多了些。所以当几年以后,镀金的氪星人再次穿过蝙蝠洞的墙走进来时,布鲁斯说道:“我看出来了,你是不会再尝试那个糟糕的发型了,那简直是个错误。”

“那个发型——”闪着微光的超人看起来有些困惑。

“上次我们说到的。你提到你……复活之后的糟糕发型。”超人抬起了金色的眉毛。“那是几年前的事了,我以为你不记得。”

一如既往,时间旅行者的声音没有变化:克拉克令人安慰的声音附和道,“是的,几年前。”

“那对你来说多久了?”

“空间的内嵌结构和时间线性排列必须要一致。每一万年……它们才会正确地排列起来一次。”

布鲁斯感到震惊,“对你来说,自从上来这里之后已经一万年了?”

超人笑了,小心翼翼地。“所以,你相信我是真的了?”

布鲁斯走向前,伸出他没有戴手套的手。“差不多是。拉住我的手,证明给我看。”这是一个科学性的检测,他这么告诉自己。出于科学上的好奇心,他想知道那个金色的超人的肌肤与他的相触是怎样的感受。但是超人从他身边后退了,摇着头。

“我们的科技还没完善到能安全地与其他有知生物进行身体上的接触。那很冒险。”他眼睛上的卷发似有生命的金属,螺旋形地无尽流动。布鲁斯好奇将它缠绕在指尖的感受如何。渐渐地,他意识到克拉克正注视着他,他金色的眸子闪着柔和的微光。布鲁斯清了清嗓子然后回到电脑旁,突然想起他在超人来到这时自己在做什么。他感到喉咙里似有烟灰地苦涩。

“你总是来得正好。你是来责备我的吗?”

“我——不”克拉克轻声说,“你在说什么?发生什么了?”

“哦,也没什么。就是我被踢出了联盟。因为我制定了让你们每一个人失去超能力的方案。”克拉克闪亮的脸庞看起来有些困惑,“巴别塔?艾尔-古尔?”克拉克微微摇头,“老天啊,克拉克,我制造了一种让你皮肤变透明的氪石,让你糟了大罪!”

慢慢地,理解在他金色的眉眼间舒展开。“哦,那个……我想,现在我想起来了。”他向布鲁斯的表情耸了耸肩,笑了。“在时间的长河中,布鲁斯,那并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那真的很难理解。布鲁斯好像还能听到超人在联盟通讯频道里的怨怼,还能感到深入心扉的寒意,当他知道超人要投票将他踢出联盟。“你已经不记得了?”

“大部分时候……我记得那些快乐的时光,”克拉克温柔地说。当他把目光从布鲁斯身上移开时,布鲁斯才突然意识到他从进入蝙蝠洞的那刻起,克拉克的目光从未离开过他。“有时候我会庆幸感受到那些我们共同经历过的痛苦,就好像那些我在意的人又回来陪伴我一样。”

“你听上很寂寞,”布鲁斯不假思索地说道,那双金色的眼睛又看向他。“你不是身边总有一群超能力小孩吗?”

克拉克笑了,那纵容的笑容像一个温柔的父母在人们提到他的孩子时似的。“哦,是啊。他们都很棒。特别是第五维的那支小分队,那些顽皮的小家伙。但……”他说着,当他看到布鲁斯时笑容渐渐褪了色,“但是那不一样,你明白吗?我是他们的前辈,超人小队的创始人,他们的领袖。他们爱我,但是……太过尊敬我了。”他闪亮的唇扭曲了一下。“有时候,我真的很想念我的搭档。”

有那么一阵子布鲁斯想知道他是否也去看露易丝了。他有没有尝试着再次碰着露易丝?那双闪亮的手有没有再一次拂过她黑色的长发?这个想法让他莫名地难受。“那值得吗?”他脱口而出。

克拉克似乎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。“我想它值得。超人小队已经达成了令人惊叹的成就。他们在宇宙中做的善行无可计量。现在我们已经如此接近,接近于创造一种最终使一切皆成可能的方法。”他叹了口气,一只手捋过自己的头发,它们变幻着绚烂夺目的色彩如阳光在他指尖流转。“但那不会是永远,我这么告诉自己。谁知道那一边会有什么呢?谁知道如果可能,有一天,再一次……”他的声音低了下去,对布鲁斯笑着说,“但我不是来这里谈论我自己的。”

布鲁斯耸了耸肩,走回电脑旁。“你肯定不想谈论我。联盟永远不会原谅我做的事。你也永远不会原谅我。”

克拉克的声音很温暖。“‘永不’是多么长的一段时间啊,布鲁斯。我早已原谅你了。相信我。”

“我相信你,”布鲁斯轻声说,“上帝作证我相信你,克拉克。”当他抬头看向洞穴时它已经空了。

当克拉克几天之后过来跟他说联盟需要他,他们需要一起愈合那道信任的裂缝时,他差点忍不住笑出来。

: : :

“我现在又有什么危机了?”那个熟悉而温暖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,布鲁斯转身看见那个金属的形象立在蝙蝠洞的角边。他笑了,有些惊喜于现在来得这么容易。

“什么都没有,克拉克,你很幸运地找了一个挺平静的时间。”

“我很高兴。我有一些……东西要告诉你。”

布鲁斯在椅子上坐下,脱下面罩。“你想要来点咖啡吗?”

回以一个金色的笑容,“很想。”

那光芒闪烁的人在有缺口的“哥谭骑士”咖啡杯中小啜了一口,看起来十分不相称。“我记得我曾对你说,我无法想象我们坐在一起喝咖啡的样子,”布鲁斯提醒道。

克拉克的嘴唇在杯子上缘弯成弧线,布鲁斯在反光下看到了它们。

“你和我——他——现在处得好些了么?”

一阵短暂的笑声。“他觉得我傲慢、顽固,是个偏执狂;我觉得他太天真,不切实际,还有点头脑简单。”他也啜了一口咖啡。“换句话说,我想我们是朋友了。一路人。”

“一路人。”克拉克的声音里有笑意,但似乎那不是对着布鲁斯的。“好吧,我很高兴听到这个。”他喝完咖啡叹了口气,把杯子放在桌上。“谢谢你,那很美味。恐怕,我们在新氪星上没有咖啡。”

“没有咖啡?没有咖啡……多少年了?”

克拉克垂下眼看着自己的手。“从上一次我来拜访你已经过了一万年。我喝咖啡几乎是十万年前的事了。”

“你确定那不是感觉像十万年?”布鲁斯开玩笑地说,试着让自己分心不去想那有多么漫长。

“其实……有时候感觉更久,”克拉克低声说道,布鲁斯听到这个男人声音里的苦痛,他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。那个闪亮的身影一动不动地静坐了一会儿,布鲁斯看着那些图案在金色的皮肤里柔和地闪烁,像雨后的彩虹,薄如轻纱又坚不可摧。然后超人站了起来,动作流畅优雅,他甩了甩头好似摆脱了一个重担。“我一生的功绩几乎都完成了,布鲁斯。我已经创建了超人小队,建立了新氪星,击败了时间之神(chronovore)。我现在在这里因为我们有两个重大突破。这是第一个……”不知从哪里,超人拿出了一个方盒,把它放在布鲁斯面前。“这是你的。”

那个盒子是用和金色的超人一样的材质制成的。它呈长方形,内部中空,在顶部有一个开口。当布鲁斯伸出手碰到它时,他觉得它看起来更像一个花瓶。

在他的触碰下,盒子上泛起如水的波澜,这让布鲁斯感到困惑,就好像有许多漩涡和联动的盒子,似乎它们同时在那儿,又不在那儿,嵌在里面。然后那个不怎么像花瓶的东西再次稳定下来,变成静止。“这是什么?”它的触感就像冰冷的天鹅绒。尽管布鲁斯的手已经拿开了,可好像还能感觉到它。

“你会弄明白的,”超人笑着说,“那是一份来自我的礼物,以及来自所有超人小队成员的礼物。”

“谢谢你,”布鲁斯反射性地说,忍住想再次触摸和感受那外星材质的冲动。

“另一个突破是什么?”

金色的形体走近布鲁斯坐着的椅子。“我们终于完善了技术能让我做这个,”他说着,用手轻抚过布鲁斯的前额,伸进他的头发。

那个金色的手指起先感觉凉爽,然后又变得温暖,再之后温暖与凉爽共存,当他的手滑进他的发丝,擦过他的皮肤,留下一阵阵余韵让他颤抖。布鲁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向那触碰靠近,目光无法从他身上移开。

克拉克俯下身,在布鲁斯的唇上落下吻。

他的唇既是金属又是血肉之躯,冰火在此刻交融。这个吻尝起来像蜂蜜又像美酒,布鲁斯迎回去,好像他已经想要这个许多年了。克拉克有些惊讶地哼了一声然后吻得更深。

那一刻,布鲁斯在克拉克的唇上尝到了未来的味道,他发现那很甜蜜。

超人吻了许久才逐渐从中移开,转而在布鲁斯的眼角和喉咙处落下一个个细碎却炽热的吻,好像他不能忍受停下来似的。但是他还起身离开了,整面墙都在他身后变得金光熠熠。“再见了,布鲁斯,”他说道,转身望向背后。

布鲁斯的眼中依旧留存着如光的金色残影,但他仍旧能看清克拉克的脸庞。只有克拉克的脸庞。“等等,”他试着说,“我们还会再见吗?”

在一个几乎难以抑制的欢欣与平静的笑容中,所有的悲伤都如浮尘般散去。

“我只能期望如此,”克拉克说道,然后消失了。

当他自己时代的超人在几小时后出现时,满是好奇与困惑地拿着一支活体金属玫瑰,花瓣的边缘还发着光,布鲁斯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了。

 

评论 ( 7 )
热度 ( 248 )
  1. 藍希爾TIMing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Vealin | Powered by LOFTER